少翟

最近做梦都梦到举着盾和人二人转

质量效应1里,一个叫希腊的星系里有一颗名为“灯塔”的行星。
“这颗星球的南面有一座巨大的环形山”,介绍如此说道,“灯塔的名字由此而来”。

有没有人能辨认一下,给刺客信条新作法语配音的这位David Ban到底是不是1789的Ban…

出去旅游一趟,居然在科伦坡买到了JCS,而且只要70卢比。炸裂

关于命定之人的故事

  在未来的某一天,一群神秘的外星人入侵了地球。他们接上了因特网,迅速地浏览了网络中所有的已创建界面,然后宣布人类至今为止所有的科学、艺术、文化成就全都一文不值——只有一样东西除外,那就是棋。
                                     
      于是,这群神秘的外星人果断而富有效率地摧毁了人类社会现有的行政体制,建立了一套更为先进和公平的社会系统。他们宣布,在这套系统中,人类的社会地位和生存价值只由他(她)下棋的能力决定,围棋最好,象棋也还凑合。社会学家们表示,这是人类进化出听觉以来所听说过的最聪明的主意了。        
        
       然而,在这套系统行之有效地运行了一段时间后,问题还是出现了。

      率先进入上层阶级的一群人得以给他们的孩子以最好的围棋训练,渐渐地,他们垄断了围棋技术。于是那些不幸没有先富起来的人只好让他们的小孩学下象棋。于是,斗争的永恒根源——阶级——就这么诞生了。

       围棋阶级觉得象棋阶级粗俗愚笨,对着这种祭出穷举法就能取胜的东西都能折腾一辈子的时间;象棋阶级觉得围棋阶级简直不要脸,得了便宜又卖乖,有本事你们就把家里藏着的围棋棋谱拿出来发给大家啊。

     一群出身于象棋家庭,却参加了围棋比赛的聪明年轻人觉得不服:凭什么围棋就比象棋高级啊?围棋所有子儿都是一个样,象棋还分象马卒帅呢。于是在消耗了四个不眠之夜,七打啤酒和两百多块钱的披萨之后,他们发明了三维象棋。他们声称,这项新发明让棋类运动突破了二维平面,极大地挑战了人的逻辑思维和空间想象能力。

        不幸的是,他们的惊人之作并没有得到人们的重视,因为三维象棋是如此地复杂,以至于除了他们几个之外没有人弄得清规则到底是什么。他们的教授因为他自己也看不懂说明而感到颜面扫地,一怒之下开除了这群年轻人。一个融合阶级的大胆尝试就这样不幸流产。

         现在,矛盾一触即发,社会的和谐与稳定正收到极大威胁。

         而更糟糕的事情在于,一些问题开始困扰着人们:故事里的神秘外星人去哪儿了?到底是谁在运作着这个社会?我们为什么要没完没了地下棋啊?   平民们认为围棋阶级在外星人的指使下压迫象棋阶级;贵族们却说压迫你们完全是出于我们自己的喜好,公务员才是外星人的傀儡;而公务员之间在谣传只有总统知道真相。总统则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这话是真的。他能当选完全归功于他在真人秀上的出色表现。   
       
          于是,在某个命定的时刻,一群命定之人决定踏上危险的征程,化解危机并且找出真相。他们是:正在逃亡的前总统Z,决定对抗他出身的阶级的贵族青年E,酒馆里的醉鬼R,发明了三维象棋的聪明姑娘S,总是焦虑不安的小公务员W,来自贫民窟的窃贼女孩K,从没参加过棋类比赛的神秘人F先生,甜美的姑娘小C(大家都喜欢她),以及杂货店老板V。他们之中的大多数 都很困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卷进这摊子事里的。

        小C可怕的老爸,另一个发明了三维象棋的聪明人,被K偷走了全部家当的可怜医生,还有一个女警察在随后的故事中加入了他们。



        他们最终找出了真相。

最近玩了质量效应,发现官方和大部分同人给薛帕德的默认性别都是男性,但是我坚信薛帕德应该是女性角色。


这种想法显然没什么证据,因为Bioware从来都小心翼翼地不谈及薛帕德的性别,连制作的动画和小说里都从来不以薛帕德为主角,只是偶尔提上一句。


只是一种……感觉吧,我想。


比如游戏中薛帕德反复出现的那个梦境,地球上在薛帕德面前死去的那个小男孩每次都出现在其中,这种对无辜孩子死于战火的痛苦和懊悔,让我觉得薛帕德是个女人。


而且,英勇无畏,只身一人拯救整个世界的(男)英雄即使仅仅在太空科幻这一设定下来看也太烂俗了——值得称道的一点是,终于有游戏厂商让这样的角色也能当同性恋了——而如果假设这个英雄是女性会让整个设定显得吸引人的多。